非要

不可

也是在生日这天,我心里想着自己的事,哼唱着山崎将义的“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突然被她打断,她问我:你说这首歌是不是特别适合我这事?
最初我一愣,既不知道她说的是歌曲的哪一段,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件事——看出了我的茫然,她继续说:“这首歌第一句的意思是,'我还要经历多久,才能再见到你。'”
说真的,那一瞬间我几乎要马上哭出来。我自己善感,不希望让她也陷入痛苦。我努力说“那咱可得过的好,一辈子过得精彩,不然都没脸见他。”
她马上说“嗯”,接着“我一定要过好,要找个比他还好的男朋友……”嗔怪的语气中,隐隐藏着难以名状的、巨大的悲伤。
当时我没再多说,我有些害怕自己流露情绪;后来再和同寝转述,我几乎要哭出来。
但有些悲恸是无论多少眼泪也冲刷不掉的。

「どれほどの 痛 みならば もう 一度君 に 会 える」

让我画一幅画送给你吧。真的,难得有这么单纯而热烈的动机。

评论(1)
热度(1)
© 非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