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

不可

今天早早到公司开了门等客人。坐电脑前,听到公司门外有喧哗声,又有人进到前台,我就起身去看。门口有两女一男,其中一个女人是公司的保洁。我问他们在做什么,另一个女人陪笑对我解释道,她是隔壁公司的保洁,那个男人是我们公司保洁的丈夫。
男人一直默默跟在妻子的身旁,保洁员走到门内从前台抓起了公司的钥匙串。我很茫然,问他们要做什么,夫妻二人都没有回我的话。倒是隔壁保洁说“她受了刺激,疯言疯语,脑子不正常”。
我便盯着她看:直到她走近,我发现她口中始终叼着一根红绳,脚下走三步退两步,说话含混不清。她把钥匙递还给我时,还祝我知足常乐。
我一直以为她的丈夫会对我说些什么,但他终于还是没有开口。我因为很困惑,所以跟公司的人事交流了此事。我又想,本来她是不大可能进公司的,如果我不在她也无法打开公司的门锁,也许只是沮丧地在公司门口呆上一会儿。但是我来了,遇到了她,宣告了她这份工作的结束,也令人不胜唏嘘。

评论
© 非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