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

不可

她曾经说,他第一次吻她,是在她的十八岁生日。他们去家里的后山上玩,他给她买了礼物。她笑了,他就吻了她。

我一直想,她是和大山和天空性格相仿的女孩。她的直白和单纯可爱得不可触碰。她长得又美丽,笑起来又甜,这些都是大山和天空赐予的礼物。和这样的女孩在一起,傻子才会想分手。

可他还是撒手走了。

我想象她苍白的脸,从未被浓妆和泪水拍打的脸颊依然光洁。

我想象她想象着的心爱的人失去意识的瞬间。

我们这群生活的幸存者,就这样听着亡灵的名字,看着前面走下去。为他们过度悲伤也只是偶发的暂时休止。看着前面,背负着他们的曾经存在一起活下去。

希望在终于有一天我们再会时,能不那么丢脸。

其实我想对他说,呐,你看你,说什么也不肯请我们吃饭,遭报应了吧。

令我痛苦和绝望的,是我还要小心翼翼地、竭尽全力地、张牙舞爪地度过我的一生,才能终于到他的面前,看着脸颊光滑、永远年轻永远20岁的这个男孩说,

ざまあみろ。


评论
© 非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