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

不可

梦见:

生活在一个欧洲城镇里。人杰地灵,和我每天在一起的人都是年轻的男生女生们,像一个大家庭一样。男生长得俊俏,女生长得美,生活也很富足。
一天,大家在草坪上游乐。趁大家没到齐,我壮着胆子选了一个滑翔翼,据说滑翔翼可以看到城镇上空的新装置。飞上去之后,我发现从上往下看的话,那些欧式的建筑顶上,用红色的块状解构堆出了中式和日式的屋檐。降落下来之后,大家纷纷来了,我想再玩一次,负责安全管理的人却说我少了一条腰带,一个重要的皮带会没有地方挂,这样会很不安全。我本想说“刚才我就这样上去过”,但没敢说,老老实实去找腰带了。
腰带的事花了很多功夫,也没有进展。我和几个人正在楼顶天台上时,忽然来了几个人,举着枪拿着武器,看起来十分危险。这时我们这边最位高权重的大姐出现了,她穿着素色的衣服,长得特别漂亮。但端枪的人不由分说,一个闪光的子弹就射进了她心口里。不过她却没死,红色从她胸口蔓延开,一下子她就变成了一副女战士的装扮,身上的衣服火红,手里拿着一把弓;她二话不说抽出一只箭就朝天边射了出去。大家都看着那个方向,一直看着,直到箭消失在天边了,直到那个方向的天空如同太阳一般炸出了一团火,大家才开始惊声尖叫——那爆炸引发了天上无数次连环的爆炸,每炸一次,就在天空中产生一颗新的星星。那爆炸离地面越来越近,大大小小的星也变得触手可及。它们令人意外地并不坠落,只是飞快地运动,发出巨响。
人们开始四散跑开。我和一个姑娘一同钻进一辆蒸汽火车,火车钻进了茂密的树林之中。车厢里的人神色紧张,不知为何车开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慢。人们纷纷跳下车去。我问和我一起上车的姑娘大家为什么要走,我们要不要也走?姑娘答:你可以不和我一起走。前面的路会很困难。现在整个国家面临灾难,你个人的想法,愿望,财富什么的根本算不上什么了。如果到了目的地,你身上重要的东西可能被抢光,你自己也必须成为战争的一份子。我本来想问她他为什么还要去,但是她看上去很坚定,我不知为何没能开口,也没能离开她。
她说的没错,目的地是一个类似首都的地方。这个地方就光是藏匿自己都很困难。我在一个台阶和围墙错落的路边,一张井盖下面的放空洞里安了家,却没能免除被人找到并强行充了军。军和军也有不同之处。有的严厉守纪,有的烧杀抢夺;很不幸的是我在后者。一次两军有冲突,对方把我方的将领杀得苟延残喘,用鞭子抽打我,我却没受严重的伤,被放了。那时,对于发生的一切,我不满,迷茫而且很委屈。
回家的路上我坐着车,我看到车后面狭窄的街道远处开来了一辆车,但也不能算是车:它的底盘又细又长,大概横着只坐得下两个人,而它的高度可以达到三四层楼那么高,打远处看就像一堵移动的高墙;而且整个不是钢铁结构,而是一些架子和织网;从外面可以模模糊糊看清里面的人。我盯着看了很久,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终于在很高的地方,我认出了那个大姐的身影。我连忙和他们招手,但他们似乎看不出我的脸。我就用各种方式和他们对暗号,直到他们认出是我。他们的“车”就这样一直跟着我们的车,到了丛林的深处⋯⋯

没有然后了。

评论
© 非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