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

不可

我梦到自己上班出了门,想起来忘记洗脸,于是往回跑。我整个人很轻,一下就跳进了电梯间。电梯动了起来,电梯间间的楼层数正在随机地闪烁着: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电梯开始慢慢上移,但并没有停在我想停的楼层,电梯仍然托着我上升,直到我的头碰到了电梯顶。我发现原来电梯底在上升,但是顶没动,电梯正在变扁,我又不能马上把电梯打开,正着急的时候,我发现我头顶被狠狠一钩,一个金属钩子勾着我的头皮把我拉了出来,倒拉着我走向一片黑暗⋯⋯我仰过头,看到拉着金属钩子的是一具穿着白大褂的人体骨架。我有点害怕,想干脆醒来吧!于是猛地一睁眼,我果然在床上,我赶紧拿起小镜子,却看到脸上的皮肉全部溃烂,血泡和血泡挤在一起,一脸鲜红色的血液。
我终于真的醒了。
我要说,因为脸上长了一颗豆而做鬼片梦,我也是能力超群。

评论
热度(1)
© 非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