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

不可

宿舍里,一楼到二楼的楼梯间拐角,自小窗可以看到一半的昏暗的天和一半昏暗的宿舍楼。如果说一年四季有什么特别的变化,我一定是从这里首先发现的。
小窗四季都敞着,因为结构的缘故,从来都不潲雨。窗外四面环墙的院子里植物茂密,偶尔有人会借用晾衣绳晒晒被子;不过这里并不太受欢迎,多半是因为常年飘着烟味和老男人味道的修理工大叔的宿舍也附近。
春天闻到温暖阳光的味道,夏天感受到高温,秋天漏进一丝丝风,我总能在下楼和出门时,因为天气的不同而心旷神怡很久。
今天上楼的时候,天已经几乎黑透了,抬起头,突然闻到了异常熟悉,但许久不遇的味道。
就像一支无形的箭沿着时间的倒叙刺回从前,它找到了我一次次一遍遍经历这种味道时的情景。
我想起圣诞节临近的夜晚,大城市里我走在高楼中间,我远远的望着灯火辉煌、音乐欢快的远方。我这边没有光亮,起风时卷走几片绿色的叶子。
想起自己穿着厚衣服,围着围巾在写字楼的楼梯间费力上楼,将要吃或者已经吃完了的外卖还握在手里。
想起课外班,想起从稍微有点冷的门外躲进暖和的快餐店,想起在街上散步时手心里的奶茶是暖的,手心是暖的,而手背发凉。
我想起自己高考前的秋天夜晚靠在车窗边看着雨水带来的光晕时听到的歌。
我想起自己幻想中的一座城市,一座南方城市,在可以听到水流轰响的岸边,我双手抓着你的两边手臂,把头埋在你穿衬衫的胸前。衬衫的衣料崭新且厚重,在我的耳边有它轻轻摩擦打褶的声响。
在水流的掩盖下,我非常小声,非常小声地告白。
人总是有「希望自己被喜欢」的心情。而我只是乘着你的这种心情,投机取巧、小人得志地喜欢你。

评论(1)
热度(1)
© 非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