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

不可

将近午夜,燥热的暖气将房间烘烤到衣料和被褥都散发出微妙却好闻的味道。我不断变换着盘在椅子上的姿态,面对电脑打字时,其实仅仅是盯着字数统计一遍一遍给自己打气。我想这将会是值得回味的一刻:并不是因为我能从漫长而绝望的论文中获得什么甜美的回忆,而是因为风声雨声一遍遍敲打窗户,窗外天色又总是阴暗的——所有这些环境,和迫在眉睫的死线一起,让我获得了极大安全感。


评论
热度(1)
© 非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