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

不可

深夜无人的街道,意兴阑珊的酒吧,明知道第二天要上班却宁愿再喝一杯的瑞典大叔。我在脸颊发烫之余喝完了冰块放得太多的甜酒。
短短的约会像是一张甜腻、微醺又充满异域风情的书签。它夹在《刺杀骑士团长》第二部的尾声,让我觉得自己仿佛才是那个钻过狭窄的自我重获新生的幸运儿。
说起来,对于那个狭窄的通道似的意象,我有着万分的同感。不止一次曾经梦到过不得不钻过完全不可能钻过的狭窄通道的场景。这么一说,确实是有着极为深奥的隐喻了。

评论
© 非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