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

不可

Unlimited Pencil Works

上了回家的火车,终于有时间说说昨晚做的梦。
昨天的梦里,我在一个古朴却充满异国情调的图书馆。图书馆一扇扇黄色木门上镶嵌着复杂的花式玻璃,透过窗子玻璃看到外面,是郁郁葱葱的绿色。
我钻进小小的铁笼电梯,差不多只能放下我一个人,我抱着书乘电梯一路上行,每一层的窗外都是一片绿。
什么树长这么高?
我想找一层停下来看看,却发现我无法打开铁笼后面的门。贴近看去,黄色木门,花式玻璃,外面的绿色;似乎是一个又一个的陷阱。我和铁笼子一起,困在了一个无法逃脱的天井里。
我试着把身边的书墙推倒找到出路。可头顶上又掉下来更多书、纸张、铅笔。我觉得自己会被这些书籍文具淹没在这个黑洞洞的井里。当我抬头看时,看到很远的高处传来微光——头顶掉下来的,也许是他人推倒的书墙——每个人都在寻找出路。
我看着那些铅笔,想象着它们的重力加速度。
很快,一阵慌乱之后,图书馆消失了。我抬头看,整个建筑只剩钢筋水泥的骨架,无论是电梯,还是木门,还是书,都不见了。从井里往上看,八面来光,通通透透,风吹来阳光和树影,十分凉快。
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站在粗糙的水泥地面,安心感从脚底传来。
我没有问书去了哪里。树就在外面,我可以亲眼去看一看。

评论
© 非要 | Powered by LOFTER